吃君白的道友们难不成是准备看自攻自受?(你

[花怜]阑火


“哥哥。”
————谢怜恍惚睁开眼。
有凉风过,双眼还带着些梦醒的涩意,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。
可这一缩,他忽的惊觉自己先前还穿着的衣衫不知去了哪里。

੭ ᐕ)੭*⁾⁾

上了我的小破车,我们还是好朋友
不激烈,老年人要慢慢来才好不翻车(…
       

怜怜三连:比你好看,关你屁事,滚开你挡住我看天了

秀家儿子们的日常模式

摸鱼
质量不高,ooc我的

[手偶]

近日魏无羡和蓝忘机闲逛归来时,手里多了对不大不小的手偶。

也不知是上哪找了个裁缝技术精湛的店面,人偶是仿着他二人模样织绣而成,红的好似天生一张娟狂笑脸,玄衣配笛,蓝的一身古板气,背负一琴,冷檀清香的,咋一看,竟真有几分本尊的影子。

人偶身体是空心的,魏无羡喜得闲来无事时把他们套在手上把玩。尤其是在蓝忘机誊写经书时,台戏层次不穷,恨不得要把胳膊伸到人眼底下去。

他一手掌着红手偶在桌上跳来跳去,蓝忘机不理他,魏无羡便又拿来蓝手偶,干脆就自己开了场大戏。
   ...

论主子在谈恋爱时我都经历了什么

厄命视角
   

   
1.
你们好,我是弯刀厄命

别看我只是一把刀,其实还挺大有来头的,毕竟我主子叫花城,是的,鬼市城主、血雨探花的那个花城。

怎么样,说出来又能吓到一片人是不是

他厉害,我当然也厉害

要说我这主子啊,可不是一个操天日地就了得。他才貌双全,风度翩翩,皮肤千万且个个器宇不凡。小的面如傅粉,少年的肤白俊美,大的倜傥不羁,甚至连女子形态都多姿妖娆。

他有一座当比老巢的洞窟,但这个要留到后面再讲。他拥有奇迹x暖都不在话下的随身衣柜,却整天穿一身红,连同那群——姑且是我的小伙伴们——死灵蝶,也一起锁在护腕里,终日不...

想上师尊,可我打不过冰妹。

沈清秋发现,洛冰河是真的很喜欢在无事时唤他“师尊”。
有时是一声,也有时是接连不断。不论哪个,他总会应上一句,再听人纯良的笑道:“突然就想叫叫师尊。”
就好比饮酒月下,纵然星辰非昨夜,却总融了相思刻骨的情意去里面。
但洛冰河更倾心于在更深时相拥依偎而眠。
他指节缓缓探进人扣紧的指间,连声音都沙哑,问师尊明明有我就够了,为何还要别人。
沈清秋开口本已断断续续,含了几丝细微的喘息,挣扎道:“师兄他们……只是担心我。”
勉强间答完他,又轮来更猛烈的进攻。
“不要,师尊只能是我一个人的。”
洛...

秀家四害蓝氏一日游

蓝老先生今天胡子气歪了吗

1.
冰妹哭抽,老祖怕狗,含光醉酒,花城字丑

——怎么说,好歹还有两个是我们蓝叔父所深知恶极的。

情况或许不算太糟。

沈清秋拱手道:“久闻姑苏辈出人才,蓝家更是超群绝伦,卓尔不群。”

蓝启仁也还他一礼:“久仰清净峰峰主大名,今当一见,只叹果真如竹雅极,故多为赏识。”

“今日我辈来此打扰,若犯了什么错,还请您多生担待。”

“沈峰主不必客气。”

……

洛冰河衣着清净峰校服,佩剑正阳,抱臂而立。

他身旁有一红一白的身影。

白的轻声道:“三郎,蓝家家规有戒,不如……你先把手放开?”

红的笑道:“家规自然要遵守,但哥哥更重要。”...

终于冷静下来了,请道友们仔细想想,秀秀,是一个大糖后必有大虐的人
不行我不能一个人慌

[冰秋]千秋

切点肉渣,写到恍惚
ooc归我,大哥大嫂是秀秀家的

沈清秋站在一派浓雾中,青衣墨发,竟是显的突兀了。
他不由得想,自己是为何要接下这桩苦活。
安定峰内向来无事,毕竟是后勤惯了,乐得清闲。但好死不死,偏在“洛冰河提前出狱”这正骨节里提出外出收购,尚清华顶着他十分怀疑的眼光,嘿嘿笑说瓜兄你可别怪我,实在是一时疏忽。
不带商量的,岳清源便点着柳清歌与沈清秋带队护送一程了。车马途中,岂知路行至半误入鬼林,邪气作祟,妖雾弥漫,既然来了,又定是不能不管的。
柳清歌在前开路,沈清秋落后掩护。二人在击退不少魔物后本已警惕万分,恰防不胜防,后者一转头的功夫就已不知身处何方,左右寻了寻,竟连任何鬼怪都无。

沈清秋提剑朝...

其实换个角度想想
花花吃醋了,哥哥最信任的人不是我,一定是我做的还不够,哥哥你要知道三郎比你口中说的那个人更值得你信任与可靠,厄命,你抖什么抖,哥哥看我。
会出现这种喜闻乐见的场景也说不定呢,搓手

©唱晚渔舟 / Powered by LOFTER